<b id="4333p"><ruby id="4333p"></ruby></b><b id="4333p"></b>

<u id="4333p"><rt id="4333p"></rt></u>

<u id="4333p"></u>

新奥天气:
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 >> 要闻武进 >> 正文
天山“芳华” ——探访新疆“武进村”(上)
来源:武进日报 作者:鞠燎原 日期:2019-05-07  报料热线:86598222

  1959年,108名武进青年,奔赴万里之外的新疆,投身西部边陲屯垦戍边事业。

  60年,弹指一挥间,他们中有的已经故去,有的迁至外地,更多的人依然发挥余热,带领儿女扎根边疆,传承生命坚守和热血担当的屯垦精神——

  □ 记者 鞠燎原 通讯员 承文明

  霍尔果斯位于伊犁河谷谷口,蒙古语意为“驼队经过之地”。发源天山山脉的伊犁河一路向西,流经霍尔果斯南部。

  在霍尔果斯市伊车嘎善乡,有一个“武进村”,村上住的都是当年来新疆支援边疆建设的武进人。

  他们何时来的新疆?经历了怎样的支边生活?现在过得怎么样?

  4月20日,武进援疆工作组干部人才、支教教师来到霍尔果斯市伊车嘎善乡赤哲尕善村,探访生活在这里的武进支边老人们。

  一口口浓浓的乡音,一句句亲切的问候,在村民活动中心,新老武进援疆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

  踏上西行火车

  热血青年

  “到边疆去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!”“支援边疆,全家光荣!”

  1959年9月15日,一声声支援边疆的召唤,武进县108名热血青年踏上西行火车,奔赴祖国西部边陲火箭公社(现霍尔果斯市伊车嘎善乡)。

  82岁的包仁娣到新疆后一直担任妇女主任,重活、脏活抢着干,如今身体依旧硬朗。

  聊起往事,她一脸愧疚:“那天离开武进上火车时,弟弟抱着我,哭得像个泪人。”

  “干活我是拼命三郎,可是心里苦啊,天天盼着武进来信,不管是谁的信,收到一封大家都抢着看。有一天收到一封电报,获悉父亲去世了,可是,距离8000里路,实在没办法回去尽孝……”

  包仁娣一边说,一边不住地抹眼泪。1983年,包仁娣被全国妇联授予了“三八红旗手”称号。手捧奖状,离家多年的她眺望东方,在心里告慰故去的父亲和远方的亲人。

  激发昂扬斗志

  荒凉贫瘠的大戈壁

  初来新疆,满眼是戈壁,一片荒凉。

  沈裕方老人拿出一张当年和陈阿南、李红珍一起的合影,思绪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不堪回首的年代。

  “初到新疆,环顾四周,茫茫的荒滩上,满眼的老榆树和一人多高的蒿草、芦苇,荒芜的戈壁,东西两边各一排地窝子,其他什么也没有,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”沈裕方说。

  在一旁的陈阿南接过话茬:“我们对新疆的饮食很不习惯,来了以后,只能吃粗粮。菜少油,肉难见,劳动到下午就饿得发慌。”

  李红珍想到过去的生活,抑制不住激动:“一个搪瓷盆,我们要用它洗脸、洗脚,还要用它做饭,至今我还留着,这一留就是60年。”

  初到伊犁,大戈壁的荒凉贫瘠和物资奇缺,让这些来自江南的青年们深感震惊,但他们没被吓倒,而是激发出更昂扬的斗志,积极投入到艰苦的生产建设中……

  开展各种劳动竞赛

  满怀热情

  度过了最初的适应期,挖水渠、修田埂、刨树根、种庄稼,武进支青个个都成了一把好手。

  每天早晨天不亮就开工,晚上天黑透了才收工,支青们满怀劳动热情,你追我赶,开展各种劳动竞赛。

  “掰玉米比赛让我至今难忘。”见到张亚虎时,快80岁的老人还在自家的小院里种菜。他说,玉米地里热气蒸腾、密不透风,大家背着篓一字排开,每人占四五行,钻进去一身臭汗,褂子渍得泛白。但没人敢穿短袖,干硬发黄的玉米叶锋利如刀,要是穿了短袖,用不了几分钟,手臂就会被割伤,更别说还要背着几十斤重的玉米了。有时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一动也不想动。

  长絮棉是新疆重要的经济作物。采摘时,棉花上不能带叶子,棉桃里不能留棉花。为了提高采摘速度,包仁娣自创了“三只手”拾花法:两只手不停采摘,带叶子的就直接用嘴咬掉,以免再细挑浪费时间。就这样,包仁娣成了“拾花能手”,每天都能拾花100公斤左右。

  开垦5800亩耕地

  用钢锹挖渠

  记忆中,武进支青干的第一件事,是挖干渠。38公里长的切得克苏干渠,完全是人工作业。冬天,地表冻得坚硬,一镐下去震得虎口生疼、双臂发麻,地面仅现出一个白点。终于,表层挖开后,钢锹和坎土曼才能派上用场,挖出的沙石全都靠肩挑人抬运到渠堆上。一天下来,双肩红肿,扛个扁担疼得像针扎一样。

  三九天穿着单薄的衣裤挖土、运土,头上冒着热气,干活时都不敢停下来,停下来就会冻僵,常常有人冻伤。经过一冬一春紧张辛苦的劳作,干渠终于建成完工。

  最漫长艰苦的是开荒种田。

  武进支青刚到时,赤哲尕善村只有零星的小块土地,最大的地块也不超过两亩,而且全都零星分布在榆树林、芦苇荡和蒿草丛中。

  开荒种田的日子里,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,肩压肿了,手磨破了,一天下来累得腰酸背痛。年小体弱的都有些扛不住了,但还是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。20多年里,武进支青们开垦出了5800亩肥沃的耕地。

  打土块、打土墙、割芦苇

  自己盖房

  支青们住在地窝子里,这种一半在地下、一半在地上的“房子”,常年阴暗潮湿。几名男支青商议盖几间房子,于是,那年10月,男支青们开始打土块、打砖坯、打土墙、割芦苇,修盖房子。

  趁着降霜前,大伙儿不分昼夜打土墙、打土块。河里的芦苇又粗又高,是盖房的好材料,大家跳入冰冷的河水里,用镰刀割芦苇,许多人不是手被芦叶划伤,就是脚被芦根刺破,鲜血直冒,却没人喊痛,简单包扎一下,继续干。

  经过一个月的奋战,房子终于盖好了。

  从地窝子搬进平房、睡到土炕上,“家”的感觉让他们着实兴奋和激动了好些天。

  76岁的周培云性格爽朗:“那时候的伊犁冬季,比现在冷得多,出门穿老羊皮大衣、毡筒,戴皮帽子,鬓角眉毛上冻得凝结成一片白霜。有几次风雪天,水渠结冰,水磨停转,社员们一起凿冰化雪,煮麦粒充饥,砍生柴烧饭……”生活虽然苦,但武进支青生活在一个村子,一家有事大家帮,所以被称为“武进村”。如今,村里依然到处回荡着正宗的武进乡音,连周边的少数民族群众也都学会了武进话。

天山“芳华” ——探访新疆“武进村”(上)

责编: wanyifeng

相关新闻:
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(苏新网备):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

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

2019年第65期开奖结果预测 海城市| 宁阳县| 乌苏市| 黄石市| 科技| 万全县| 文昌市| 廊坊市| 南汇区| 达拉特旗| 澳门| 灵石县| 余干县| 方正县| 清流县| 军事| 宿州市| 嘉黎县| 资溪县| 仁布县| 梓潼县| 诸暨市| 类乌齐县| 邳州市| 鹤山市| 共和县| http://www.zpwyhh.co 庆云县| 钟山县| 建湖县| 南汇区| 秦安县| 开鲁县| 拉萨市| 台北市| 西青区| 屯昌县| 阿坝| 大埔区| 潍坊市| 兖州市| 仁寿县| 阳原县| 宁强县| 宁晋县| 诏安县| 邯郸市| 洪雅县| 靖西县| 佛教| 视频| 伊吾县| 宁城县| 大宁县| 大新县| 双流县| http://www.jecqhlx.com 茂名市| 巩留县| 武胜县| 新津县| 大宁县| 合肥市| 阜宁县| 上杭县| 资中县| 高碑店市| 怀远县| 大连市| 乐安县| 新建县| 定安县| 会泽县| 正宁县| 谢通门县| 宣恩县| 滨州市| 景洪市| 合作市| 绍兴市| 崇州市| 肇州县| 梅河口市| 凌云县| 景德镇市| 岳阳市| 治多县| 郎溪县| 扬州市| 镇坪县| 洱源县| http://www.mczfasz.tw 益阳市| 涪陵区| 阳山县| 克什克腾旗| 东宁县| 鄱阳县| 博乐市| 锦屏县| 玛曲县| 河南省| 永城市| 彭水| 亳州市| 吉安县| 甘谷县| 军事| 凌海市| 泾川县| 连州市| 会泽县| 日喀则市| 宁德市| 五河县| 浑源县| 印江| 屏东县| 攀枝花市| 甘孜县| 高平市| http://www.vkr1z4.com 双峰县| 嘉义县| 昆山市| 日土县| 水城县| 蛟河市| 岱山县| 大关县| 乐清市| 富蕴县| 南开区| 固阳县| 伊宁市| 大同县| 安宁市| 塘沽区| 通化县| 琼海市| 西贡区| 巴林右旗| 尼玛县| 延边| 本溪| 和静县| 庆城县| 肇东市| 尉犁县| 龙州县| 沽源县| http://acs1281.co 鸡东县| 威远县| 龙海市| 龙胜| 台东县| 噶尔县| 岳普湖县| 大竹县| 收藏| 甘泉县| 乌拉特后旗| 秭归县| 介休市| 寿光市| 抚宁县| 峨眉山市| 芜湖县| 永平县| 荃湾区| 慈溪市| 宜黄县| 曲靖市| 庆云县| 红桥区| 正镶白旗| 白玉县| 吉首市| 天全县| http://gnp811.cn 西吉县| 紫金县| 永德县| 石城县| 德保县| 海林市| 溧水县| 梅州市| 定西市| 杂多县| 尉犁县| 彰化市| 五大连池市| 额济纳旗| 青冈县| 康保县| 宁河县|